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职场 >

柔宇科技:CLEO全球峰会的破例者与“高光企业”

2020-05-20 13:00职场 人已围观

简介CLEO是全球光电子科学领域的最顶级学术峰会,成立于1981年。每届峰会联合CLEA和CLEOS两大机构举办近2000场技术研讨会,内容涵盖基础研究、科学创新、应用技术、产品展示等应用光学领...

CLEO是全球光电子科学领域的最顶级学术峰会,成立于1981年。每届峰会联合 CLEA 和 CLEOS 两大机构举办近 2000 场技术研讨会,内容涵盖基础研究、科学创新、应用技术、产品展示等应用光学领域的各个方面。

峰会同期的投稿论文超过3000篇,录取率不到1%。许多国际顶尖科研团队都将 CLEO 作为重要科研成果的首选发布平台。首个多通道量子通信的关键技术——时间箱 time-bin 纠缠光子频梳,就是在 2016 年的 CLEO 首次亮相。

CLEO 历届开场演讲嘉宾均以邀请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为主,比如 1997 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 William Phillips、2000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Alan Heeger、2014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Eric Betzig 以及 2018 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 Donna Strickland 等。仅在 2015 年的第 34 届 CLEO 大会上,就邀请到 6 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由于其专业性、影响力与权威性,每届CLEO峰会都会吸引全球各地上万名专家、学者前来参加,以及行业的普遍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CLEO 2020 邀请柔宇科技 CEO 刘自鸿博士作为本届峰会的重要开场嘉宾,这也是CLEO 峰会近 40 年来首次打破先例——由来自中国科技企业为峰会进行开场“定调”。

5G、IoT、AI三大革新技术聚合,意味着传统智能终端形态、人机交互形式与智能化体验都将面临巨大变革。

屏幕作为人类视觉+触觉的最直接、最高效、最直观的人机交互方式,目前却成为整个科技行业变革过程中的一大“瓶颈”。

柔宇科技长期聚焦研发的全柔性显示屏技术,就是行业重要的领先技术与应用解决方案之一。刘自鸿博士也在CLEO 2020峰会开场发言中,介绍了柔宇科技在全柔性显示屏技术的研发、量产、商业化场景应用中的一系列创新路径。

半导体显示行业是一个高风险、高投入、长周期与技术密集型科技产业,意味着企业需要精准的技术趋势预判力。过去30年,全球半导体显示行业因为主要企业的技术预判成败,导致产业链从欧美-日韩-中韩的全球格局演变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柔宇科技成立于2012年,由26岁获的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并在IBM担任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的刘自鸿创立,从初期就坚定地聚焦柔性显示技术开发。

要知道,当时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刚刚爆发。主流智能手机产品,比如小米2还采用分辨率为720P的TFT屏幕,三星才推出了第二代Galaxy Note(采用5.5英寸Super AMOLED屏幕)。柔性显示还是一个崭新的领域,学术界和工业界对这个方向的研究和关注都很少,材料、工艺、器件、电路设计等很多层面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有业界专家曾断言“柔性显示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实现产业化”,这也是柔宇科技之前曾被业界和媒体质疑的原因。

但刘自鸿与柔宇科技坚定地扎入了全柔性显示这个科技 “无人区”,在八年长跑后收获了包括CLEO在内的全球行业权威的认可。CLEO评委会在向刘自鸿发出的开场演讲嘉宾邀请函中,将柔宇科技评价为“全球首个推出消费级柔性屏产品的科技企业,全球消费级柔性屏的开创者”。

全球半导体显示屏行业经历了从CRT显像管、LCD液晶显示屏,到OLED固定曲面屏,再到如今成为热点的可折叠OLED全柔性屏几个主要阶段。

不过彼此之间的技术并非完全割裂,而是有延续性的。OLED是目前智能终端最领先的量产屏幕技术,从产品形态上可分为柔性屏和刚性屏。但目前市场上存在明显的认识误区,甚至很多企业也在刻意将固定曲面屏与可重复折叠的全柔性屏都归为“柔性屏幕”。

两者最直观的区别在于,屏幕在用户手中能否进行弯曲或者卷曲,这背后涉及到材料体系、工艺流程、器件结构、电路设计、产品设计方案等方面的巨大差别,对于用户使用体验和人机交互逻辑也完全不同。

1)2014年推出全球首个0.01毫米全球最薄的彩色全柔性显示屏,让业界首次看到了全柔性屏产业的落地可能性与广阔的市场前景。

2)2018年实现了全球首家全柔性显示屏产线量产,并在当年10月发布全球首款可折叠智能手机FlexPai,在时间节点上领先三星与华为近半年(两家厂商是在2019年2月)。

3)2020年3月,柔宇科技发布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采用了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柔宇科技新一代折叠手机FlexPai 2也同时亮相。

过去一年多时间,全球有四家手机企业推出了柔性折叠屏手机(柔宇、三星、华为、Moto)。其中柔宇和三星是全球“唯二”自主掌握全柔性屏核心技术研发路线的企业。

柔宇科技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的发布,让业界看到了全柔性显示屏以较低成本进入量产的案例,无疑有利于树立产业信心,推动全柔性显示屏终端的普及速度,也充分印证了柔宇科技全柔性显示屏的行业技术引领力。

任何一项核心技术的突破,都离不开重要合作伙伴的支持。比如安卓早期与HTC的深度合作,高通与中国手机企业的互相成就。

面向To C消费者领域,除了柔宇科技自家的“标杆”示范终端FlexPai系列之外,还与中兴通讯达成了全面战略合作。中兴在智能终端研发的丰富经验,以及在供应链、终端制造与5G技术优势,将会大大加速全柔性显示屏的终端创新与普及速度。

面向To B行业市场,刘自鸿表示,柔宇科技已经与全球500余家企业客户共同合作,其中包括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空中客车Airbus、中国移动、李宁、广汽、PSA、丰田等知名品牌。

业界分析人士认为,智能终端创新以及走入“屏幕瓶颈”,与全柔性显示解决方案的结合,将会改变智能终端形态、全新人机交互体验,以及用户生活方式的变革。

由此来看,刘自鸿受邀成为CLEO 2020峰会开场嘉宾,柔宇成为本届峰会的高光企业,绝非偶然,而是全球业界对柔宇过去八年在“全柔性显示”科技长跑,以及引领光电子科学技术应用创新的认可与荣耀奖励。

柔宇科技在全柔性显示领域的技术引领力与应用落地优势,另外一大重要原因,是其在开始阶段就没有遵循三星等日韩企业采取的传统方式,而采用了全新的制程工艺与设计思路。

目前三星、京东方等柔性屏主要采用了多晶硅技术(LTPS),遇到的主要行业问题是:成本高、良率低、屏幕弯折可靠性需要提升,这也是阻碍柔性屏大规模普及的重要原因。从过去两年时间来看,LTPS这个核心技术问题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

这让柔宇科技主导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更好地成为推动行业全柔性显示创新的有力竞争者与市场应用普及的引领者。

据官方介绍,该技术明显优势为:整体生产流程大为简化、设备投资成本大幅降低、良率显著提高、产品弯折可靠性极强。可以说是很好地针对目前全柔性屏普及的四大行业痛点找到了有效的解决方案。

刘自鸿曾表示:“全柔性屏必须要在屏幕光滑度、平整性和可靠性方面进行反复测试,要在理论基础和实验测试上花费更多的心血和耐心”。

实际上,柔宇科技对近百种膜层材料和完整的显示模组独立进行20万次以上弯折测试,对铰链和折叠整机进行极为严苛的可靠性测试,将弯折半径不断压缩至最低1mm,都是在寻找全面提升柔性屏可靠性的“最优解”。

与此同时,在柔宇科技的积极推动和布局之下,ULT-NSSP正在从制程技术实现量产化、产业化与商业化。这对于ULT-NSSP的技术快速迭代与未来而言同样至关重要。

刘自鸿在峰会上介绍称:柔宇科技已经实现了ULT-NSSP显示技术与操作系统、软件和硬件相集成的“柔性+”平台,并已为六大行业的客户提供柔性+解决方案,包括智能移动设备、智能交通、文娱传媒、运动时尚、智能家居和办公教育。

“柔宇科技正在做的事情,简而言之,就是建立在ULT-NSSP技术和全柔性显示屏和传感器生产能力的基础上的产品创新”,刘自鸿强调称。

《壹观察》认为,在核心科技领域, 做一个“创造者”都是难度极高、风险极大的挑战。因为“科技无人区”没有先例,无法借鉴,甚至在过程中会遭遇各种质疑。但是一旦完成重要突破,就会形成一种技术“弯道超车”和产业生态“降维打击”的优势。这点无论是在中国PC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是在半导体芯片和显示领域都是如此。

对于柔宇科技来说,从2012年对准全柔性显示一个技术突破口的专注冲锋,到从2018年实现全柔性屏产线点亮,再到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发布,柔宇科技在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链上已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并且掌握了一整套不同于传统工艺的独立全柔性显示技术方案和完整的产业体系。

在苹果iPhone发布13年之后,全球智能终端产业即将进入“变轨”周期。如今所有手机企业、PC企业、家电企业,以及移动互联网巨头和半导体公司都在向全柔性显示领域全速进军。

更重要的是, 万物互联与人工智能时代,无论是终端行业还是应用服务都会呈现“去中心化趋势”。当所有终端-用户-服务相连,服务与数据无处不在,用户在各个场景中都可以获得最适合的终端屏幕提供的主动智能化服务,而全柔性显示屏将推动全行业真正实现“屏幕无处不在”的预期与理想。

从这个角度来看,全柔性显示当然也会成为与5G、IoT、AI并列的新科技时代的重要技术基础设施之一。业界预计,全柔性技术已经处于冲刺阶段,2023年智能手机的渗透率将超过4%,接近5%的市场爆发点。另据IHS Markit预测,到2025年可折叠面板预计出货量为5000万,年复合增长率达到80%。

对于已经在全柔性显示领域提前精准卡位的柔宇科技来说,无疑将成为其中的重要创新变量,并且具备巨大的商业想象空间。敏感的资本市场已经动作频频:据媒体报道,柔宇科技已于近期获得3亿美元F轮融资,估值达到60亿美元,成为真正的“超级独角兽”企业。

此次刘自鸿获得CLEO 2020评委会邀请成为重要的开场嘉宾,同样也是全球权威行业组织对全柔性显示即将发生的行业变革的高度重视,以及对作为引领创新者——柔宇科技的最好认同。

就如刘自鸿在CLEO 2020峰会发言中所说:“我们相信柔性的人机交互技术,将会成为下一代的平台级技术”。而柔宇科技的使命,就是“开发全柔性技术来改变我们体验这个世界和与世界互动的方式”。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