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运营 > 数据分析 >

4000年前的环保部门,专管环保工作,古代环保知多少?

2020-04-24 10:16数据分析 人已围观

简介古代对于环保的相关衙门设立较早,是为数不多的上古衙门之一,称之为“虞官”。当然,虽冠之衙门称号,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官职,没有后世开衙建府、三班衙役的阵势。但有一点值...

古代对于环保的相关衙门设立较早,是为数不多的上古衙门之一,称之为“虞官”。当然,虽冠之衙门称号,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官职,没有后世开衙建府、三班衙役的阵势。但有一点值得欣慰,那就是4000年前,我国关于环保的有司衙门就已经设立了。这就打破了中国古代没有环保的谣言,因为4000年前就已有的环保衙门,专管环保。

先秦时期的专职机构管理,成效并不显著,制度也不够成熟,所以当时的信仰体系主导社会环保这一现状,未能得以改变。

但随着历史的演进,在信仰体系崩溃之际,“有司专务”的制度也逐步趋于成熟。只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种专职管理,更多的是与重构的信仰体系、用以规范的峻法严刑相辅相成,以“三足鼎立”之势,共同作用于环境保护。

现如今,大众所熟知古代各类机构,莫过于三省六部,推到一下便不难发现六部中的工部有环保职权。

隋时工部下辖虞部,主官为虞部侍郎,专门负责全国上下的环保工作。到唐朝时期,改虞部侍郎为司虞大夫,其职责也进一步扩展。这种环保的专职机构制度,被称之为虞横制度,至到清朝末年,虞横清吏司仍然置于工部之下统辖全国环保工作。在虞横制度的作用下,古代环保步入制度化道路。

其实,这种环保制度化,不仅仅是对律法规范的进一步完善,更是一种信仰重构。我们都有一个常识,没有制度保证的文件,无法发挥正真的效力。把这个常识放在古代环保上,再合适的不过,不同于现代体制,在古代设置专制机构,远比一条条律法条令要管用的多,因为当时的机构是一种制度保障的标志。

只用峻法严刑去规范以往的信仰,根本不是长久之计。信仰体系的重构对于古代环保工作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因为以信仰体系使百姓尊崇天神与自然,有利于“君受命于天”理念下的统治。制度保证,在此刻就显得尤为重要,加上历史的潮流便是社会体制点制度化,所以古代环保的制度保证,随之诞生。

设置专职机构,用制度化去保障峻法严刑下的信仰规范化处理,以使得信仰体系在规范化、制度化下合理重构 ,成为了古代环保的一大亮点。

源远流长的古代环保史,宛如一幅生动的绘画卷轴,为我们描绘出了数千年来的环保工程。从最初自然崇拜下的信仰,到时代变迁下的信仰危机,是一种是否坚持环保的考验。峻法严刑的规范化处理,有司专管的制度保障,完美无瑕的通过了考验。

而将自然环境、上天神明与社会统治和信仰联系起来,成为了古代环保的一大特点。也正是因为古代延续千年的环保举措,造就了美不胜收的大好河山。它给后世不仅留下了自然美景,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概括来说,古代环保实况,就是“天人合德”信仰与刑名制度之间的一次较量。这种较量持续了数千年,信仰、律法、机构三者之间有过博弈,也有过依存,最终逐渐融合为一,共同构造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古代环保。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