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运营 > 交互体验 >

财说|打蛋器热卖,小熊电器一季度业绩大增超80%

2020-05-15 08:44交互体验 人已围观

简介新冠疫情对多数行业的冲击已不言而喻,不过也有部分企业例外。自带“电商基因”的创意小家电品牌小熊电器(002959.SZ)便是其一。这家上市公司也从财务数据直观告诉你,确实,我...

新冠疫情对多数行业的冲击已不言而喻,不过也有部分企业例外。自带“电商基因”的创意小家电品牌小熊电器(002959.SZ)便是其一。这家上市公司也从财务数据直观告诉你,确实,我们在大卖。

不过,小家电行业竞争充分,小熊电器暂未形成有效的研发“护城河”;对线上销售的重度依赖在非常时期是利好,待疫情形势好转后则成短板。小熊电器业绩大幅增长的持续性有待观察。

小熊电器4月29日同时披露了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2019年,小熊电器实现营业收入26.88亿元,同比增长31.7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8亿元,同比增长44.57%。公司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3股。

一季度与家电行业的哀鸿遍野相比,小熊电器取得了正增长。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卖出7.4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增长83.66%。

“大家都在家里做饭做蛋糕,电饭盒、打蛋器这些确实卖得比较好。”小熊电器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称,业绩增长的原因包括,销售收入的增长,毛利率的上升,推广费滞后投放,闲置资金的理财收益增加。

“2月份基本没有销售收入”,一季度“损失了300多亿的销售”,近期,格力电器(000651.SZ)“掌门人”董明珠屡屡在公开场合提及一季度之难。这便是家电板块的缩影。

白电领域,包括以美的集团(000333.SZ)、格力电器、海尔智家(600690.SH)为代表的白马股。这些公司以业绩稳定、分红率高,而被境内外资本所追逐。

在今年的疫情之下,这些“大白马”也遭遇滑铁卢。截至发稿时,这三家公司暂未披露具体业绩,格力电器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3亿元-17.1亿元,同比下滑70%至77%。根据奥维云网数据,一季度整个空调行业线下销售额下滑62 %,线上销售额下滑43%。

沉寂多年的黑电板块更是举步维艰。四川长虹(600839.SH)去年净利润下降超过80%,其主因便在于彩电业务的亏损;今年一季度再亏损3.52亿元,这也是四川长虹上市以来第一次在第一季度便出现亏损。深康佳A(000016.SZ)也在去年净利润下滑近50%。

厨电板块中,老板电器(002508.SZ)一季度净利润下滑23.35%,华帝股份(002035.SZ)下滑65.01%。

在小家电板块中,苏泊尔(002032.SZ)和九阳股份(002242.SZ)与小熊电器的主营产品最为接近。九阳股份暂时未披露一季报,苏泊尔净利润则下降超40%。

小熊电器2006年诞生于家电重镇佛山顺德,是一家重度依赖互联网销售的企业,并于2019年8月23日正式进入资本市场。

公司产品主要通过线上经销、电商平台入仓和线上直销方式在天猫商城、京东商城、唯品会和苏宁易购等主流电商平台和拼多多、平安好医生等新兴电商平台进行销售。

在2019年年报中,小熊电器并未披露具体线上销售占比的变化。不过,此前招股书显示,公司线上销售占比超过九成。界面新闻致电小熊电器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称,去年仍是保持线上线下9:1的比例。

与之相比,苏泊尔和九阳股份在年报中也未披露线上销售占比,但提及电商渠道销售占比持续提升。尽管如此,但二者与发源于电商平台的淘品牌小熊电器相比,线上占比仍是有差距的。

在非常时期,线上占比过高,显示出其优势的一面。小熊电器渠道受到的疫情冲击小,反而还逆市受到利好。

其次,如果说与“白电巨头”相比,小家电领域胜在产品差异化,那么,同为小家电领域,小熊电器与“苏九”之间也存在差异化定位。

小熊电器大卖的产品包括电饭盒、打蛋器、养生壶等,小熊的这些产品2019年在天猫商城热销品牌榜排名第一。

这些小家电已非传统厨房小家电。疫情期间这种宅在家里的生活方式,把不少人锻炼成了大厨,这些早餐及养生类小家电得以畅销。

首先,电商品牌对线上渠道的严重依赖是把“双刃剑”。尽管在一季度,小熊电器因线上优势而躲过一劫。但由此带来的抗风险能力弱,营收季节波动性极强,业绩明显受电商导流、平台佣金政策等制约的风险因素不容忽视。

电商流量也并非小熊电器的独占资源。公司需要与天猫、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保持良好的关系,且需要做好平衡,一旦关系有损,势必影响公司业绩。格兰仕与天猫事件便是前车之鉴。

为此,小熊电器在年报中,数次提及“布局线下销售渠道以及出口销售”。公司称,若不能有效发展线下渠道及海外市场,则可能销售收入不能持续增长,并对未来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线下和出口的扩张谈何容易。“1:9,我们想把1做大一点,但电商这个渠道就是适合我们的产品,匹配度高。”上述小熊电器人士称。

其次,产品定位虽精准,但重营销轻研发一直是电商品牌所为人诟病的。小熊电器也不例外。

一季度营销费用滞后投放,便能充盈业绩,若二三季度,加大推广,是否又会对当季利润形成侵蚀呢?

同时,创意小家电行业门槛不高,这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对小熊电器来说,其仍未形成有效的“护城河”。

小熊电器所在地存在大量同类厂家,此地诞生的淘品牌数不胜数,未来也会有其他品牌杀出重围。在还未形成有效的技术门槛、品牌门槛之前,小熊电器面临着来自大量后来者,即新兴电商品牌的“价格战”。

尤其是在过往小熊电器的研发投入较低,上市前小熊电器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不超过1.60%。

小熊电器也深知研发之重要性。上市后的小熊电器在品类方面已有所拓展,研发投入也在提升。研发人员数量由2018年的138人,上升到2019年的241人;研发投入金额由4739.25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7651.52万元,同比增长61%。

研发投入基数低,在去年的大幅增长后,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也上升至2.85%。但与近4亿元的销售费用相比,还是差距明显。

去年小熊电器开发新品超过100款,但在2019年年报中,并未披露新增专利数量。小熊电器证券事务部人士称,专利数据与上市前变化不大。很多新品是外观等的变化,不涉及到专利。

2018年,施特里克斯有限公司对小熊电器提起诉讼,因小熊电器未经其许可,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侵害涉案专利权的品牌为“BEAR小熊”的养生壶产品,对其发明专利构成侵权。施特里克斯有限公司要求小熊电器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相关产品,同时要求小熊电器及其经销商赔偿侵犯专利权而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万元。

嗅觉灵敏的资本已提前布局小熊电器。二级市场上,小熊电器股价屡创新高,并于近期突破股价100元的关口。这也是家电板块中,唯一一只股价上百元的个股。小熊电器在上市首年,市值达到了124亿元。

随着股价的攀升,小熊电器筹码正大幅集中。数据显示,公司股东户数由2019年 12月31日的26302户减至2020年4月20日的12222户;流通股户均持股数也由当时的1141股上升至2455股。

从一季报与2019年年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对比可见,上榜门槛由2019年末的 9万股上升至2020年一季度末的 38.4万股。

一季度末的十大流通股东均为新进和加仓的机构投资者。这些基金包括华宝事件驱动混合型基金、大成优选混合型基金、广发价值优势混合型基金、南方新优享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银华乾利股票型养老产品、南方ESG主题股基、南方现代教育股基、宝康消费品基金、华安汇智精选混合型基金和社保基金五零二组合。

但小熊电器股价已不便宜。近期公司股价最高达到108.24元/股,创下历史新高。对应的47倍左右的市盈率在家电板块中已是高位,与小家电的苏泊尔、九阳股份的30倍左右市盈率相比也已偏高。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