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营销 >

邹英毅:中美需要智慧共赢,IASC如何推动民间航空合作?

2020-06-28 02:51营销 人已围观

简介中美的商贸合作,离不开民间交流与合作,促进中美经贸合作的民间努力也从未停止。说到中美之间航空产业的合作,不得不提“波音之家”华盛顿州(简称“华州”)。IASC国际航空产...

中美的商贸合作,离不开民间交流与合作,促进中美经贸合作的民间努力也从未停止。说到中美之间航空产业的合作,不得不提“波音之家”华盛顿州(简称“华州”)。IASC国际航空产业链与华盛顿州商务厅、各个经济合作组织以及企业从2018年第一届CIIE国际进口博览会就开始了多年的良好合作。

美国华盛顿州,作为波音的起源地,是全球最大的航空集群,也是美国航空产业出口的主力军。中国是华盛顿州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不仅仅是波音飞机这样的航空产品,来自华盛顿州的高科技产品(例如微软)、制造业商品、农产品等也与中国保持密切的贸易往来。华盛顿州一直都与中国保持良好的互动,连续两年都派代表出席了进博会和IASC国际航空产业链领袖峰会。IASC,作为进博会唯一以航空产业链为主题的官方配套活动,为华盛顿州的航空产业与中国的合作,助上了一臂之力。

2018年华盛顿州代表团第一次参加进博会和IASC航空峰会就是由时任华盛顿州中国关系理事会董事的Michelle Zou邹英毅女士安排组织。作为成功在美国闯出一片天地的华人精英,Michelle也一直为中国航空产业链上的跨国合作牵线搭桥。

2020年全球疫情当前,IASC如何更好促进中美民间航空合作?Michelle Zou对IASC联合创始人高昀进行了专访。

Michelle对IASC的采访已于2020年5月在美国各大播客平台上的In China with Michelle Zou栏目向数十万美国专业观众播放。

邹英毅 (Michelle Zou) 女士是 Pacific Technologies Consulting Group (PTCG,太平洋科技咨询公司) 总裁,微软高级顾问及全球讲师,华盛顿州中国关系理事会前任理事。在她20多年的职业生涯,邹女士在高科技行业多家国际大公司任职,包括微软的业务总监、IDC的IT行业高级分析师、EMC的高级战略分析师和惠普的业务主管。

一年一度的IASC峰会于每年的11月6-7日在中国上海举行, IASC团队对中国航空业进行了大量研究,并发表了许多产业发展报告。Van,你能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和IASC吗?

首先,我想借此机会问候我们在华盛顿州与美国的朋友,希望他们能在疫情冲击后顺利恢复,重振旗鼓。无论发生什么,这都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我们可以借此更加强大。

先简单做个自我介绍,我在中国广东的一座城市出生并长大。18年前,我到上海攻读本科。毕业后,我在一家美国咨询公司工作,主要是帮助跨国公司制定其在中国市场的进入、扩展和运营策略。5年后,我加入了一个美元PE基金,帮助美国/欧洲投资者在中国投资和管理资产。然后我在费城度过了两年,在沃顿商学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获得MBA学位后,我加入航空产业,共同创立了IASC公司(国际航空供应链)。

我们IASC的使命是在中国和全球航空产业链之间建立合作渠道,协助全球中小企业在中国建立可持续的业务。经过两年的发展,IASC峰会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知名的年度航空会议和交流平台,汇集了来自法国,美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新加坡和阿联酋等20多个国家的全球航空集群以及空客,波音,中国商飞,赛峰,通用航空,罗罗,霍尼韦尔,柯林斯航空和德事隆等全球航空市场的领导者。

去年,我也参加了IASC的峰会,真是让我记忆犹新。一方面,来自世界各地的产业领袖都出席了这场盛会,并在这里分享他们的经验、观点与对未来的洞察;另一方面,这个平台成功地汇集了航空产业的成员,并让他们借此交流合作。最重要的是,IASC所做的,不仅仅是一场峰会,还保持了“365天”的持续跟进,促进商务对接。大家来到这里参加对接会,和潜在合作伙伴进行深度交流,也在峰会上了解最新的资讯。 我们有很多欧美听众对中国航空产业很感兴趣,为了帮助他们了解航空产业面临的机遇,你可以对中国市场与企业进行更详细的描述吗?

我们首先谈谈中国市场的潜力,这一切都源于市场需求。在未来20年中,中国将再新增8,000架新客机。疫情肯定会使这个数字下调,但是,价值数万亿美元的需求将为整个航空产业链创造巨大的机会,包括材料,内饰,维修,培训,当然还有制造。 我们在研究全球航空产业链时,有一个数据引起了我们的关注——波音有8,000家供应商,这还只是波音一级供应商的数据;空客也有超过6,000家供应商。所以和国外的航空产业链规模相比上,中国有很大的差距。未来10年,以中小型企业为主的二三四级海外供应商将会有在中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另一个方面,全球的飞机和发动机制造商和一级制造商在中国也需要推动本土化。我们可以谈一点航空领域的贸易补偿政策,例如,在印度,航空“补偿”配额为15%,这意味着如果要向印度出售100亿的项目,海外公司必须在当地购买或生产价值15亿,即15%价值的产品。在中国,我们认为目前本土制造和采购比例不超过5%。因此,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对于海外制造商和一级供应商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在本地没有足够多足够好的供应商。因此,大型企业有动力将欧美已经发展完备的产业链带到中国市场,与他们一起成长。

现在,我们了解了中国航空市场的巨大潜力,并清楚地看到,产业链上的海外公司有机会填补这一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外国公司要想进入中国航空市场并非易事,那么,他们首先需要考虑哪些基本问题?

中小企业的跨国发展绝非易事。我们一直与欧美当地的中小型企业探讨这个问题。当他们打算国际化发展,考虑如何布局亚洲时,会有三个核心问题:

1.在中国市场,订单在哪里?怎么拿订单?2.在中国,合作企业有哪些?如何找到最适合的合作伙伴?3.如何控制风险?(包括)如何保护知识产权?怎样建立一个能确保业务顺利发展的合作体系? IASC正是以这些问题为基础建立起我们的业务模式。可以用三个关键词简单概括:筛选,联结和资本。 第一,筛选这一步很关键。少即是多。一些数据库显示在中国有几千家企业从事航空产业,这是一份“长名单”。我们在IASC,是做“短名单”,就是精选,我们的数据库里目前只有100个不到的有能力和资质与海外中小企业合作的中国公司。 第二,我们联结。在筛选过后,我们在CIIE进博会和IASC峰会平台,将欧美的先进集群与中国的发展中集群连接起来。以此作为前提,我们为来自不同地区的公司组织合作和合资的对接活动。 第三,是关于资本。你可以把IASC理解为航空供应链发展的加速器。我们为海外中小型企业提供“手把手”服务,包括信息数据,本地资源,知识产权保护和资金。我们一直坚信,全球航空集群之间的开放合作是国际合作成功的基础。

在说到筛选这一环节的时候,你提到,在上千家企业中,你们筛选了一百家企业,是那些有意向或有能力和海外SME、航空产业链合作的公司,那么你们筛选的标准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简单来说,首先,他们要有来自主要的OEM或者一级供应商的认证授权;第二,Nadcap认证,这是美国航空航天和国防部对航空航天工业的特殊产品和工艺的认证,证明其海外经营的资质和能力;第三,他们需要对国际合作的基本规则和规矩有基本了解。

简单来说,风险管理就是建立一个加强法律、法规效力的系统。在IASC,我们建立了由外国集群、中国地方政府、原始设备制造商、一二三级供应商组成的生态系统。假设,由于一方违反合同协议而导致合资企业瓦解,这一方就面临着被所有集群列入黑名单的风险,并且他们会失去现有和潜在OEM与一级供应商的业务。因此,在有良好生态情况下,不当行为的风险远高于收益。

最后,基于你所做的研究和对市场的理解,你能为有兴趣进军中国航空业的公司提供一些建议吗?

第二,找出他们的大型客户在中国重点投资的地区以及他们在中国未来的计划;跟随客户的步伐进行国际扩张是一种更稳定、可持续的方式。

第三,寻找已经与客户建立联系的本地合作伙伴,借助他们丰富的资源和经验,避免重复工作。

IASC,不仅是进博会上的一场峰会,更是峰会背后全球航空产业链资源的整合和服务。到202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市场。IASC推进中国航空产业链发展的成果有目共睹,可以预见,在日渐成长的中国航空市场上,IASC将会以独特的资源优势与丰富的经验为中国的航空产业链的发展提供更大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