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验 >

世界最古老的央行开始探索可能的数字货币方案

2020-07-02 02:53体验 人已围观

简介瑞典国家银行(Sweden’sRiksbank)已经研究了央行数字货币(CBDC)在当地市场的可行性,并宣布了好坏参半的结论。瑞典国家银行近期更新了一份长达96页的经济评论,提出了四种瑞典克...

瑞典国家银行(Sweden’s Riksbank)已经研究了央行数字货币(CBDC)在当地市场的可行性,并宣布了好坏参半的结论。

瑞典国家银行近期更新了一份长达 96 页的经济评论,提出了四种瑞典克朗的数字版本模型,并概述了不同的模型与政策目标的贴合度。

瑞典国家银行的政策目标包括打造稳定的价值贮藏物和记账单位,并成为最终贷款人,提供安全的支付和结算手段以及维护金融稳定性的工具。

以此为背景,评论中提到的四个模型分别是“去中介化的中心化数字克朗供应”、“有中介的中心化模型”、“有中介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和“合成型数字克朗”。

评论写道:“我们已经看到,这些模型都有各自的优缺点,但是一些模型似乎比其它模型更能满足当前瑞典支付市场的需求。”

在无中介的中心化数字克朗供应模式下,瑞典国家银行将负责管理整条数字克朗供应区块链。评论称,这种模式将赋予瑞典国家银行全新的职责,使其像大型零售银行一样运作。

瑞典国家银行称,这种模式或将吸引数百万用户,从而产生巨大的人员和客户支持成本,同时在零售层面上与私人支付服务提供商竞争,间接造成市场垄断。

评论写道:“瑞典国家银行最后可能会在支付市场上占据大量份额。瑞典国家银行也有可能实现这个模式的小规模版本,例如,根据弱势群体的需求提供基本的服务。”

有中介的中心化模型与瑞典现有的金融基础设施非常相似,因为这个模型建立在瑞典国家银行与私人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合作关系上,其中瑞典国家银行在批发层面的支付市场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如上文所述,在这个模型中,瑞典国家银行无需运行一条数字克朗供应区块链。

评论指出:“技术在这个模型中并非决定性因素。基于传统账户的数字克朗和基于代币的数字克朗都是有可能的。就后者而言,每个数字克朗都具有唯一标识,将以数字化模型来代替现有的现金供应模型。基于代币的数字克朗和基于账户的数字克朗之间的区别与数字克朗对货币体系的潜在影响无关。”

与上述中心化模型的运行方式类似,去中心化模型中所有涉及数字克朗的中介都会与客户直接签订契约。“这种模型就像是一个去中心化数据库,时刻记录着所有流通中的数字克朗,瑞典国家银行会在每笔交易完成前对其进行验证。”

评论指出,瑞典国家银行需要提供一个应急计划。如果有一个或多个中介方出了问题,瑞典国家银行必须继续为一众客户提供数字克朗支付服务。

这与中心化模型略有不同。在中心化模型中,瑞典国家银行与客户之间没有契约关系,反洗钱(AML)、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反恐怖主义融资(CTF)政策都将由中介方负责实施。

评论中提到的最后一个模型是合成型数字克朗。这个模型不仅能让更多机构访问实时全额清算系统,还包括新的法规,即,要求银行(和其它机构)创建独立账户。”

这个模型非常类似于现有模型,即,央行在整个支付系统中充当核心参与者,私营部门则充当二层来为客户提供服务。对于私营部门来说,“现有的支付方案可以一如既往地运行下去,无需额外的硬件和投资。”

瑞典国家银行称:“合成型数字克朗的优势在于,它的规模相比上述其它模型较小。这种模型不需要在基础设施上投资太多,瑞典国家银行也可以免去 KYC 、ALM 之类的责任。”

瑞典国家银行总结道,有中介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模型,以及无中介的中心化数字克朗供应模型都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和成本。评论指出,我们或许可以证明合成型数字克朗是可行的,但是可能无法它归为央行数字货币一类。

评论称:“这样一个极简化的模式或许无法实现增强竞争和系统抗风险能力的目标,因为它与现行系统非常相似。此外,在这个模式中,瑞典国家银行不作为直接债务人。因此,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合成型数字克朗是否属于央行数字货币。”

作者:Coindesk中文;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linggeqi@chaind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