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洞察 >

老子《道德经》的“大象”像什么?

2020-06-07 15:53洞察 人已围观

简介如果我们用现代汉语的意思去解读老子的《道德经》会怎样?会让人感觉老子思想深奥难懂,不但无法体悟老子的思想内涵,甚至会让人产生困惑。老子的“道”,一旦用现代字词含义...

如果我们用现代汉语的意思去解读老子的《道德经》会怎样?会让人感觉老子思想深奥难懂,不但无法体悟老子的思想内涵,甚至会让人产生困惑。老子的“道”,一旦用现代字词含义去理解的话,那么很快就会偏离道义。

所以,我们必须回归自然,回到礼崩乐坏之前的环境中去体会老子的“道”,才能找到对我们有用的“道”,否则,我们从老子对大道的抽象描述中难以明白“大象”为何物,更不会找到大道在哪了。

王弼注释:“大象,天象之母也。不炎不寒,不温不凉,故能包统万物,无所犯伤。主若执之,则天下往也。”

王弼是这样解释的,“大象”就是天象的本源。大象的性质不炎热也不寒冷,不是很温暖也不是很清凉,也就是说“大象”性质恒定,“大象”能够包容统领万物,既不会侵犯也不会损伤万物,是一种顺其自然的包容与统领。如果诸侯君王能够掌握“大象”,那么天下苍生就会自然归附。

我们都知道,冬天冷,夏天热,春天温暖,秋天清凉。而“大象”不会随着四时气候温度的变化而变化,性质稳定。由此让笔者想到黄河源头的泉眼,冬天再冷不结冰,夏天再热不断流,春天不会随着天气渐暖而变暖,秋天不会随着天气变凉而变凉,虽然黄河的景象雄伟壮观,但是黄河源头的泉眼的特征,像极了老子对“大象”的描述,那我们今天就以黄河源头中的“大象”来理解老子哲学思想中的”大象“。

王弼解释说,“大象”没有固定形状,也没有固定的状态,不偏袒谁也不彰显谁,所以万物归附又不会互相妨害。

由此可见,王弼认为万物之所以归附”执大象“之人,是因为不互相妨害,没有固定形态的“大象”不偏不彰,不左不右,居中而行。

而老子曾说“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也就是说社会中的人们无论如何都是有形有识的,既有规则又有意识形态,别人对我恭敬,我待别人如贵宾,他人对我用兵,我也会对他人用兵,但“大象”既不贵左,又不贵右,无形无识,所以就不会有伤害的事情发生,如果“往而不害”,那么就会“安平太”,这是一种看似不动,实则在动的运动状态。

所以老子“往而不害,安平太”的哲学道理就像黄河源头的泉眼流出的水一样,自然的聚集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哪些水是以前流出来的,哪些水是刚刚才出现的,既然不分彼此,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同,水面如镜子一般平静。

大部分人是这样来解释这句话的,“向往、投靠他而不互相妨害,于是大家就和平而安泰、宁静。”

而笔者认为,如果用现在汉语的意思如此解释,也未尝不可,但是这样按照字面意思去解释的话,就会离老子的本意越来越远。笔者认为“往而不害”是“大象”的一种安静的状态,看似不动,其实一直在动,但又没有波澜起伏的运动象征,这种运动又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动态,只要去过黄河源头的人都会惊讶自然的神奇,中华的母亲河养育了万物,源头竟然是如此的“安平太”,源头之水如此的清澈,甚者连水流动的样子都难以看到。

老子说,礼乐和美味让宾客停留下来尽情享受,这也是一种“安平太”的状态,似乎和“大象”无异,天下归附,一片祥和。

无论是礼乐还是美味佳肴,既能够有耳朵听到,又能够用口尝到,更能用身心体会得到其中的美妙,但实际上正是因为礼乐的等级制度,让人们不断产生了更大的欲望追求,人们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就像黄河源头之水一样暗流涌动,这才是老子想表达的“大象”之意,其中内涵只有静下心来才能体会出来,只有品尝、观察、细听才能明白“大象”的表面世界和隐形世界的真正象征。

老子说完当时的社会环境,接着说自然“大象”,这种“大象”的出口,就如黄河源头的泉眼出口流出的水一样,淡淡的没有味道,不能满足人们对美味的追求,用眼看,也看不到泉水流动的样子,也就是用眼睛看不到“大象”的运动,耳朵也听不到水流动的声音,当然就无法满足人们对美妙音乐的追求,但是用起来却从来不吝啬,因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可以人们又可以像享受音乐和美味一样肆无忌惮,争先恐后。

现实中,很多人对于没有兴趣、没有动力、没有感觉的事物丝毫提不起兴趣,但是如果是免费的赠送,即使没有用也不会拒绝,这和老子描述的“大象”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大象”居中,不偏不倚,而人类偏向欲望而已,老子认为人们只有回归初始状态才能发现“大象”,才能回归自然的朴实。

黄河的源头是中华民族的根源,老子的“大象”正如黄河的源头一样,是自然万物的本源。

上善任逍遥发布的每一篇文章,皆是笔者对传统文化知识的个人理解,认可的朋友,可以加个关注,以便为您分享更多的优质内容,共同成长;不认可的朋友,恳请您的批评指正,以便抛砖引玉,在交流中把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知识理解得更有深度,为能创作出更有深度的内容指明方向。